栗酒

行走的糖包。

😶面罩下的秘密


对于宇智波带土来说,最让他爱恨交织的一句话是:
“哦,你是宇智波家的呀。”

这句话在不同的语境中表达的意思截然不同,而造成这一差异的主要原因是,宇智波一族实在太出名了,各种意义上的出名。

以强大瞳力闻名的宇智波背负着常人不能理解的压力,即便是万年吊车尾的带土也经常被拿来作比较。

放以前,他倒并不是特别在意,但自从旗木卡卡西进入众人视野之后,这句话往往被扩展成:
“哦,你是宇智波家的呀,那你比得过旗木卡卡西吗?”

旗木卡卡西这个名字经常跟“天才”这个词搭配在一起。五岁从忍者学校毕业,六岁当上中忍,这升级速度跟开了挂似的,也有不以为然的好事者找他的茬,结果被卡卡西数招之内揍得跪在地上叫爸爸。

所幸家里并没有大人在他耳边念叨“你看看人家旗木卡卡西”,否则带土现在肯定更不待见他了。

宇智波吃你家大米了吗?

带土表面不服气,内心却暗暗把卡卡西当作对手。极高的天赋,优秀的头脑,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个性,他几乎是个完美的对手。虽然说话直接,一针见血,死守规则这些毛病总是让他很恼火。

除此之外,有件事情让带土很在意。那就是卡卡西一年到头蒙在脸上的面罩。实在想不通,这包得只剩双眼睛的家伙凭什么把女生们迷得七荤八素的。

要是卡卡西其实长得不咋样,他倒稍微心理平衡一点啦,毕竟他对自己的长相还是蛮自信的。

带土暗自脑补过很多次,卡卡西面罩下面是怎样的光景,香肠嘴啦,龅牙啦,挨个试了遍,然后立马呸呸呸拼命摇头把那些奇怪的画面从脑子里甩出去。

万一…万一真长得不好看…好像有点可惜……

咦,为什么会觉得可惜啊。

带土被自己矛盾的心理搅得很心烦,其实看一眼不就好了。也不是完全没机会,上个月有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卡卡西受了些伤,队里琳作为医疗忍者自然是要负责给他疗伤的,不巧这时水门老师派带土去附近侦察一下,带土头脑一热把这事丢在身后,等他绕一圈回来,卡卡西已经把面罩戴上了。

明明再等那么一小会儿就能看到的,可恶。
水门老师,琳都见过了,就剩他一个人没见过,这感觉很不爽。

带土决定豁出去了,不就是看一下嘛!
这只是执念,才不是因为好奇。

这次接的是个C级任务,到黄昏的时候就顺利完成了,在回去交差的路上,带土悄悄走到琳旁边。

“琳…那个…你…”带土开口便有些后悔,明明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,专门来问显得自己很在意似的。都怪卡卡西。

“什么?”

“卡卡西长什么样?”

“咦,我还以为带土你见过呢。”琳有些诧异,虽然自己也就见过一两次,不过这两个男生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,居然没见过吗。

“谁会特地去注意嘛!”带土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。

带土这声有点大,卡卡西回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,带土撇撇嘴,转过头不看他。


最近卡卡西一直觉得带土有哪里不对劲,做任务的时候倒还好,平时目光不论绕多大的圈子最后总会落到自己身上,要是回视他,带土又迅速把目光移开,欲盖弥彰,这让卡卡西心里发毛。

由于两人回家顺路,卡卡西和带土一前一后走着,卡卡西隐约觉得后背发凉。

“喂。”卡卡西突然发声,把带土吓了一跳。两人驻足在河边,微风袭来,一股燥热从脚底升起。

“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?”卡卡西转身质问带土,而对方像是早就料到了,并没有太惊讶。

“我能…看看你的脸吗?”带土目光稍微往下飘了一点。

卡卡西愣住了,回想这几日带土躲躲闪闪的眼神,有点想笑。

原来他在纠结这个啊,真是笨蛋。

“我是说…以后万一执行任务中有人冒充你,至少我能发现,再说,再说我们本来就是一个队的…”带土正准备把想好的台词一股脑倒出来,却见卡卡西的手已经搭在面罩上,作势往下拉。

“…喂!!你干什么!!”带土慌忙按住卡卡西的手,心脏砰砰直跳,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,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,只是没由来地感到害羞。

“你不是要看吗?”卡卡西纳闷了。

其实看过卡卡西长相的人屈指可数,不过他蒙面的本意倒并不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长相,结果带土突然来这么一出,他差点以为自己在做什么特别羞耻的事情了。

“你到底要不要看,不看那我走了啊。”

“看!”带土咽了口唾沫。

又不是脱衣服,宇智波带土你在想什么啊!

卡卡西慢慢把面罩揭下来,像是怕视觉冲击过大吓着带土。

带土呆呆看着那张脸,陷入沉默。

或许是因为脑补太多次,亲眼看到时反而平静了许多。鼻梁高挺,薄唇微抿,标准帅哥脸,只有唇下那颗小痣完全在他预料之外,但在这张脸上却一点也不违和,实在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惊与喜。

带土鬼使神差地伸手用大拇指摩挲那颗小痣,它与周边皮肤一样平滑,像是钢笔不经意点上去的一个小墨点。擦两下不会擦掉吧?那就可惜了啊。

卡卡西身体都僵住了。他完全可以给带土一拳,但这目光过于真挚,没有任何玩笑意味,倒狠不下这个心。平时太少把脸露出来,卡卡西被盯得心跳都加速了,他有些懊悔地垂下眼帘。

带土看得很仔细 ,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原因,卡卡西的脸上浮现微红,词汇量过于贫乏,想不出一个恰当的形容,带土脑海里突然蹦出“可爱”这个词。

“看够了吗?”卡卡西终于推开带土的手,蓦地拉上面罩,气氛有些尴尬。

“我…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带土红着脸大声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!”卡卡西不可置信地瞪了他一眼。

意识到这话欠妥,带土连忙补救道,“这是我们小队的机密,我不会出卖你的!以宇智波的名义发誓!”

“…傻。”卡卡西半天才吐出一个字,转身继续往前走,留带土一个人呆愣在那里。

卡卡西隔着面罩摸了摸下巴,似乎那里还残留着手指的触感,微微发烫。


果然是个笨蛋啊。



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



=3=。

评论(4)

热度(352)

  1. 心有点疼 从 墨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墨白